司天之气侵入人体产生的疾病与治疗

黄帝说:讲得好。司天之气的变化又是怎样的呢?

岐伯说:厥阴司天,风气淫胜,则天空尘埃昏暗,云雾为风鼓荡而扰动不宁,寒季行春令,流水不能结冰,蛰虫不去潜伏。人们多病胃脘、心部疼痛,上撑两胁,咽膈不通利,饮食不下,舌本强硬,食则呕吐,冷泻,腹胀,大便溏泄,气聚成瘕,小便不通,发病的根源在脾脏。如果冲阳脉绝,多属不治的死证。少阴司天,热气淫胜,则天气郁热,君火行其政令,热极则大雨降下。人们多病胸中烦热,咽喉干燥,右胁胀满,皮肤疼痛,寒热,咳喘,唾血,便血,衄血,鼻塞流涕,喷嚏,呕吐,小便颜色异常,严重时会患疮疡,浮肿,肩、背、臂、臑以及缺盆等处疼痛,心痛,肺胀,腹部胀满,气喘咳嗽,发病的根源在肺脏。如果尺泽脉绝,多属不治的死证。

太阴司天,湿气淫胜,则天气阴沉,乌云满布,雨多反使草木枯槁。人们多病浮肿,骨痛,阴痹而按之不知痛处,腰脊头项疼痛,经常眩晕,大便困难,阳痿,饥饿而不欲进食,咳唾则有血,心悸如悬,发病的根源在肾脏。如果太谿脉绝,多属不治的死证。

少阳司天,火气淫胜,则温热之气流行,秋金之令失其清肃。人们多病头痛,发热恶寒而发疟疾,热气上行,皮肤疼痛,小便黄赤,传于里则变为水病,身面浮肿,腹部胀满,仰面喘息,泄泻暴注,赤白下痢,疮疡,咳嗽吐血,心烦,胸中热,甚至鼻流涕出血,发病的根源在肺脏。如果天府脉绝,多属不治的死证。

阳明司天,燥气淫胜,则树木繁荣推迟,草类生长较晚。在人体则筋骨发生变化,大凉之气使天气反常,树木生发之气被抑制而郁伏于下,草类的花叶均现焦枯,应该蛰伏的虫类反而外出活动。人们多病左胠胁疼痛,感受寒凉清肃之气之后则为疟疾,咳嗽,腹中鸣响,暴注泄泻,大便稀溏,心胁突然剧痛不能转侧,咽喉干燥,面色如蒙尘,腰痛,男子疝,妇女少腹疼痛,眼目昏昧不明,眼角疼痛,疮疡痈痤,发病的根源在肝脏。如果太冲脉绝,多属不治的死证。

太阳司天,寒气淫胜,则寒气非时而至,水多结冰,如遇戊癸火运炎烈,则有暴雨冰雹。人们多病血脉变化于内,发生痈疡,厥逆心痛,呕血,便血,衄血,鼻塞流涕,善悲,时常眩晕仆倒,胸腹胀满,手热,肘臂挛急,腋部肿,心悸不安,胸胁胃脘不舒,面赤目黄,善嗳气,咽喉干燥,甚至面黑如炲,口渴欲饮,发病的根源在心脏。如果神门脉绝,多属不治的死证。所以说,由脉气的搏动,可以测知其脏器的发病情况。

黄帝说:讲得好。应该怎样治疗呢?

岐伯说:司天之气,风气淫胜,治疗用辛凉药,佐以苦甘药,以甘味药缓其急,以酸味药泻其邪。热气淫胜,治疗用咸寒药,佐以苦甘药,以酸味药收敛阴气。湿气淫胜,治疗用苦热药,佐以酸辛药,以苦味药燥湿,以淡味药泄湿邪。如果湿邪甚于上部而有热,治疗用苦味温性之药,佐以甘味药,以汗解法恢复其常态即可。火气淫胜,治疗用咸冷药,佐以苦甘药,以酸味药收敛阴气,以苦味药发泄火邪,以酸味药复其真气。热淫与火淫所胜相同。燥气淫胜,治疗用苦温药,佐以酸辛药,以苦味药下其燥结。寒气淫胜,治疗用辛热药,佐以苦甘药,以咸味药泄其寒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