外揣 原文

黄帝曰:余闻九针九篇,余亲受其词,颇得其意。夫九针者,始于一而终于九,然未得其要道也。夫九针者,小之则无内,大之则无外,深不可为下,高不可为盖。恍惚无穷,流溢无极。余知其合于天道、人事、四时之变也。然余愿杂之毫毛,浑束为一,可乎?

岐伯曰:明乎哉问也!非独针道焉,夫治国亦然。

黄帝曰:余愿闻针道,非国事也。

岐伯曰:夫治国者,夫惟道焉。非道,何可小大深浅,杂合而为一乎?

黄帝曰:愿卒闻之。

岐伯曰:日与月焉,水与镜焉,鼓与响焉。夫日月之明,不失其影;水镜之察,不失其形;鼓响之应,不后其声。动摇则应和,尽得其情。

黄帝曰:窘乎哉!昭昭之明不可蔽,其不可蔽,不失阴阳也。合而察之,切而验之,见而得之,若清水明镜之不失其形也。五音不彰,五色不明,五脏波荡,若是则内外相袭,若鼓之应桴,响之应声,影之似形。故远者司外揣内,近者司内揣外。是谓阴阳之极,天地之盖。请藏之灵兰之室,弗敢使泄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