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揆度》和《奇恒》

黄帝问道:我听说揆度、奇恒这两种诊治的方法,意义各不相同,究竟怎样联系起来运用呢?

岐伯回答说:一般来讲,揆度是用来衡量疾病的深浅轻重,奇恒是辨别不同寻常的疑难杂症。请允许我从诊病的主要道理说起。诊病要注意五色和脉象的变化,至于揆度、奇恒等,它们的要点都在于把握人体生命活动的气血神机的运转。人体的气血随着四时的推移,永远向前运转而不向后逆行,如果回折了,就不能正常运转,也就失去了生机。这个道理虽然浅显,但却关乎微妙的神机,应该把它刻录在玉版上,可以与《玉机真脏论》合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