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治、从治、反治

黄帝问:什么叫作逆治和从治呢?

岐伯说:逆治法就是正治,从治法就是反治,要根据具体病情确定药物用量的多少。

黄帝问:什么是反治呢?

岐伯说:用热性药物治疗具有假热症状的病证,用寒性药物治疗具有假寒症状的病证,用补益药物治疗虚性闭塞不通的病证,用通利的药物治疗实性通泻的病证。要想制服疾病的根本,必须先找出致病的原因。反治方法的用药,开始时看似与病情的寒热性质相同,但是所得的结果却并不相同。这样的治疗,可以破除积滞,消散坚块,调和气机,治愈疾病。

黄帝说:讲得好。那么,应和六气变化而患的病,应当如何治疗呢?

岐伯说:有的用逆治法,有的用从治法,也有先用逆治法而后又用从治法的,也有先用从治法而后又用逆治法的,目的都是疏通气血,调和气机,这就是治病的原则。

黄帝说:讲得好。应当怎样治疗内外相互影响的疾病呢?

岐伯说:体内病证发展为体表病证时,体内的病证以原发病为本,所以先调治体内病证;体表病证发展为体内病证时,体表病证以原发病为本,所以先治体表病证;如果体内病证发展为体表病证,而且体表病证偏盛有余,治疗时先调治体内病证,再调治体表病证;如果体表病证发展为体内病证,而且体内病证偏盛有余,治疗时先调治体表病

黄帝说:讲得好。火热为复气时发病,病人恶寒发热,好像疟疾症状,有的一天发作一次,有的间隔几天发作一次,这是什么缘故呢?

岐伯说:这是胜气、复气相遇时,阴阳之气的多少不同所造成的。如果是阴气多而阳气少,症状发作间隔的时间就较长;如果是阳气多而阴气少,症状发作间隔的时间就短。这是胜气、复气相互搏击,阴气、阳气互有盛衰的缘故。疟疾病的发作规律与此相同。

黄帝说:医论曾说,治疗寒性病用热性药物,治疗热性病用寒性药物,医生们不能废弃这个治疗准则而违反原则。但是,有的热证用寒药进行治疗反而更热,有的寒证用热药治疗反而更寒,原来的寒证热证还在,又发生新病,应当怎样治疗呢?

岐伯说:凡是热性病用寒药治疗反而发热的,应当用养阴的方法治疗;寒性病用热性药物治疗反而出现寒象的,应当用补阳的方法治疗。这就是治疗寒证、热证时寻求各自属类的方法。

黄帝说:讲得好。服用寒药反而发热,服用热药反而有寒象,是什么原因呢?

岐伯说:只治疾病的旺盛之气,没有兼顾脏腑本气,所以有相反的结果。

黄帝说:已经做到了治求其属,而不是只治旺盛之气,但有时仍然会出现这种相反的结果,是什么原因呢?

岐伯说:您问得很全面啊!这种情况,是由对药物的五味运用不当造成的。五味进入肠胃之后,各自有其主要作用的部位,所以酸味的药物先作用于肝,苦味的药物先作用于心,甘味的药物先作用于脾,辛味的药物先作用于肺,咸味的药物先作用于肾。长期服用,能够增强脏腑之气,这是气机生化的一般规律;如果长期地增补某一脏气,使某一脏气长期处于偏盛状态,就一定会发生疾病,这就是导致病夭的原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