虚证和实证的形成

黄帝问:人体最重要的物质就是血和气。现在先生说血偏盛的是虚,气偏盛的也是虚,难道就没有实吗?

岐伯说:多余的就是实,不足的就是虚。所以,气偏盛则血不足,是气实血虚;血偏盛则气不足,是血实气虚。血和气各离本位,失去了正常联系,所以就成为虚的了。人身络脉和孙脉的气血都流注到经脉,如果血与气混杂,就成为实的了。如果血与气混杂后,循着经络上逆,就会产生“大厥”病,使人突然昏厥如同暴死。患这种病,如果气血能得以及时下行,则可以生还,如果气血壅于上而不能下行,就会死亡。

风雨之邪伤人时,会使人出现实证。

黄帝问:实是通过什么渠道来的?虚又是通过什么渠道去的?虚和实形成的关键,希望能听您讲一讲。

岐伯说:阴经和阳经都有输入和会合的腧穴,以互相沟通。如果阳经的气血灌注到阴经,阴经的气血盛满则充溢流走到其他地方,来保持阴阳平调,使形体得到充足的气血滋养,九候的脉象也表现一致,这就是正常的人。凡邪气伤人而发生病变,有的发生于阴的内脏,有的发生于阳的体表。病生于阳经在表的,都是感受了风雨寒暑邪气的侵袭;病生于阴经在里的,都是饮食不节、起居失常、房事过度、喜怒无常所致。

黄帝问:风雨之邪伤人的情况是怎样的呢?

岐伯说:风雨之邪伤人,先侵入皮肤,然后由皮肤传入孙脉,孙脉满则传入络脉,络脉满则注入大经脉。血气与邪气并聚于分肉腠理之间,其脉象必定坚实而大,所以叫作实证。实证感受邪气的,表面大多坚实充满,肌肤不能够触按,按触就会感觉疼痛。

黄帝问:寒湿之邪伤人的情况是怎样的呢?

岐伯说:寒湿之邪气伤人,会使人皮肤失去收缩功能,肌肉坚紧,营血滞涩,卫气离去,所以叫作虚证。虚证大多会出现皮肤松弛而有皱纹、卫气不足、营血滞涩等症状。按摩可以致气,使气充足,温煦营血,所以按摩则会卫气充实,营血畅行,就会觉得舒服而不痛了。

寒湿之邪气伤人时,会使人出现虚证。

黄帝说:讲得好!阴分所发生的实证是怎样的呢?

岐伯说:人如果经常发怒而不加节制,就会使阴气上逆,阴气上逆则下部的阴气就要不足,下部的阴气不足,阳气就要过来填充,所以叫作实证。

黄帝问;阴分所发生的虚证是怎样的呢?

岐伯说:人如果过度喜乐,则气易下陷;过度悲哀,则气易消散。气消散则血行迟缓,脉道空虚。如果再吃生冷的饮食,寒气乘虚而充满于经脉,就会使血气滞涩而气耗,所以叫作虚证。

黄帝说:医经上所说阳虚则产生外寒,阴虚则产生内热,阳盛则产生外热,阴盛则产生内寒。我已听说过这种说法,但不知其中的原因是什么。

岐伯说:诸阳之气,都是受气于上焦,以温煦皮肤分肉之间的。如果寒气侵袭于外,就会使上焦之气不能宣通,阳气不能充分外达以温煦皮肤分肉之间,以致寒气独留在肌肤外表,因而发生恶寒战栗。

黄帝问:阴虚则产生内热是怎样的呢?

岐伯说:过度劳倦则伤脾,脾虚不能运化,必定会形气衰少,不能转输水谷的精微,这样上焦就不能宣发五谷气味,下脘也不能布化水谷之精,胃气郁而生热,热气上熏于胸中,因而发生内热。

黄帝问:阳盛则产生外热是怎样的呢?

岐伯说:如果上焦不通利,就会使皮肤致密,腠理闭塞,汗孔不通,这样卫气就不能发泄散越,郁而发热,所以发生外热。黄帝问:阴盛则产生内寒是怎样的呢?岐伯说:由于寒厥之气向上逆冲,寒气会积于胸中而不下泄。寒气不泻,阳气就会耗伤。阳气耗伤,而寒气独留,寒性凝敛,营血滞涩,脉行不畅,其脉搏必定出现盛大而涩的脉象,所以成为内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