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恒之腑和传化之腑


黄帝与岐伯谈论关于五腑的话题。

黄帝问道:我听说方士之中,有人把脑髓叫作脏,有人把肠胃叫作脏,也有的把这些都称为腑。他们的意见是相反的,却又都坚持自己的看法是正确的,我不知哪种理论是对的,希望你谈一谈这个问题。

岐伯回答说:脑、髓、骨、脉、胆、女子胞,这六者是感受地气而产生的,都能贮藏精血,就像大地包藏万物一样,所以它们的作用是藏而不泻,它们名叫奇恒之腑。胃、大肠、小肠、三焦、膀胱,这五者是秉承天气所生的,它们的作用是像天一样地运行周转,所以是泻而不藏的,它们受纳五脏的浊气,所以称为传化之腑。这是因为浊气不能久留在其中,而必须及时转输和排泄。此外,肛门也为五脏行使疏泻浊气,这样,水谷的糟粕就不会久留于体内了。所谓五脏,它们的功能是贮藏精气而不向外发泻,所以它们是经常地保持精气饱满,而不是一时地得到充实。六腑,它们的功能是将水谷加以传化,而不是加以贮藏,所以它们有时显得充实,但却不能永远保持盛满。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,是因为水谷入口下行,胃充实了,但肠中还是空虚的,食物再下行,肠充实了,而胃中就空虚了,这样依次传递。所以说,六腑是一时的充实,而不是持续的盛满,五脏则是持续盛满而不是一时的充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