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时阴阳对人体的影响

黄帝问:我听说古代圣人,谈论人体的形态,辨別内在的脏腑;审察经脉的分布,联系会通六合,各按其经络循行起止;经气所注入的部位,各有它的名称;肌肉及骨骼相连结的部位,都有各自的起点;连属于骨骼的谿谷,都有各自的起点;分属部位的逆顺,各有它们的条理;四时阴阳的变化,都有一定的规律;外在环境与人体内部的对应关系也各有表里。是否真的是这样呢?

岐伯回答说:东方生风,风能滋养木气,木气可以生酸味,酸味可以养肝,肝血能够养筋,而筋又能养心。肝气与目相关联。它在天为风气,在地为木气,在人体中为筋,在五脏中为肝,在五色中为青,在五音中为角,在五声中为呼,在人体的病变中为握,在七窍中为目,在五味中为酸,在情绪上为怒。大怒会伤肝,但悲伤能够抑制愤怒;风气能伤筋,但燥能够抑制风气;过食酸味能够伤筋,但辛味能够抑制酸味。

南方生热,热能生火,火能生苦味,苦味能滋养心气,心生血,血养脾。心气与舌相关联。它的变化在天为热气,在地为火气,在人体中为血脉,在五脏中为心,在五色中为红,在五音中为徵,在五声中为笑,在人体的病变中为忧,在七窍中为舌,在五味中为苦,在情志的变动上为喜。过喜会损伤心,但惊恐能抑制喜悦;热气能损伤气,但寒气可以平抑热气;过食苦味会伤害气,但咸味能抑制苦味。

中央生湿,湿能使土气生长,土能产生甘味,甘味能养脾气,脾能够滋养肌肉,肌肉强壮能充实肺气。脾气与口相关联。它的变化在天为湿气,在地为土气,在人体中为肌肉,在五脏中为脾,在五色中为黄,在五音中为宫,在五声中为歌,在人体的病变中为干呕,在七窍中为口,在五味中为甘,在情志变动上为思。思虑损伤脾,但怒气能抑制思虑;湿气能损伤肌肉,但风气能抑制湿气;过食甘味能够损伤肌肉,但酸味能抑制甘味。

西方生燥,燥使金气旺盛,金能产生辛味,辛味能充养肺气,肺气能滋养皮毛,皮毛润泽又滋生肾水。肺气与鼻相关联。它的变化在天为燥气,在地为金气,在人体中为自然界阴阳之气是在不断变化的,但是这种变化是有规律的:阳气轻清上升,阴气重浊下降。天地的运动就是以阴阳变化为纲领的。所以,明智之人,应顺应这种变化,调养身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