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气的变化对发病和治病的影响

黄帝说:讲得好。如果六气偏胜,应该如何诊察疾病?

岐伯说:在胜气到来的时候进行候察。清气大来是燥气之胜,风木受邪,肝病就要发生。热气大来是火气之胜,燥金受邪,肺病就要发生。寒气大来,是水气之胜,火热受邪,心病就要发生。湿气大来,是土气之胜,寒水受邪,肾病就要发生。风气大来,是木气之胜,土湿受邪,脾病就要发生。这些都是感受胜气之邪而生病的。如果遇到运气不足之年,则邪气更重。如果主时之气不和,邪气也会更重。遇到月廓空虚的时候,所感受的邪气也会更重。重复感受邪气,其病就危重了。有了胜气,其后必然会有复气。

黄帝问:六气到来时的脉象是怎样的呢?

岐伯说:厥阴之气到来,其脉为弦;少阴之气到来,其脉为钩;太阴之气到来,其脉为沉;少阳之气到来,其脉为大而浮;阳明之气到来,其脉为短而涩;太阳之气到来,其脉为大而长。气至而脉和缓的是平和之态,气至而脉过甚的是病态,气至而脉相反的是病态,气至而脉不至的是病态,气未至而脉已至的是病态,阴阳更易而脉位交错的病情危重。

黄帝问:六气的标本,从化不同,是什么原因?

岐伯说:六气有从本化的情况,有从标本的情况,有不从标本的情况。

黄帝说:我希望听您详细地讲讲。岐伯说:少阳、太阴从本化,少阴、太阴既从本又从标,阴明、厥阴不从标本而从其中气。所以,从本的病化生于本,从标的病化生于标,从中气的病化生于中气。

黄帝问:脉象与病证看似相同而实际上相反的,应该怎样诊察呢?

岐伯说:脉象与病证看似符合,但按而无力不能应指而搏,好像是阳证又不是阳证,就是各种真寒假热证,其脉象和疾病本质不一致。

黄帝问:在各种阴证中,如果脉象和病证相反,如何根据脉象诊察?

岐伯说:脉象和病证看似符合,但切按以后脉搏有力,就是各种真热假寒证,其脉象和疾病本质不相符。

六气到来时的脉象

所以,各种疾病发生时,有的发生于六气之本,有的发生于三阴三阳之标,有的发生于中气。在疾病的治疗方面,病生于本的治其本就能痊愈,病生于标的治其标就能痊愈,病生于中气的治其中气就能痊愈,病生于标本的治其标本就能痊愈,有的病逆治可以痊愈,有的病从治就会痊愈。逆,是指逆其病气而治,其实是顺治;顺,是指顺从标本病气而治,其实是逆治。所以说,通晓了标本理论,临证治疗时就不会有困难,明白了逆治和顺治,就能够进行正确的治疗而不会产生疑惑。说的就是这个道理。不明白这些理论的人,就不足以谈论诊法,反而会扰乱经旨。所以,《大要》说:医术低劣的医生,沾沾自喜,自以为什么都懂得了,临证时刚刚说是热证,而寒性证候又开始出现了。这是由于感受了同一病邪之气,所患疾病的临床表现却完全不同,如果不明白六气标本逆从的道理,就不可能对疾病做出正确的诊断,对经义的理解也会错乱。就是这个道理。关于标本的理论,简要而广泛,精细而博大,只要掌握其中的要领,就能知晓各种疾病的诊断和治疗。所以,掌握了标本的理论,就能治疗得当而不会造成伤害;查明了标本的变化,就能根据气候和发病规律正确地调理机体。明白了胜气、复气的道理,就可以将其当作指导人们进行养生防病的准则。天地自然的变化之道,就能彻底明白了。